大陸地區創意產業

景德鎮——對21世紀敞開胸懷的中國“陶瓷古都”
十二人臉陶瓷花瓶系列 | spin陶瓷

中國陶瓷工業的故鄉——景德鎮,如今正吸引著富含創意的陶藝家們

今年四月,一個手掌般大小的明代(1368-1644)瓷杯在一場于香港舉辦的蘇富比拍賣會上以3,600萬美元的天價售出。繪于杯身上的公雞與棕色小雞仿佛也對這個成交價格感到十分雀躍。但這位陶瓷收藏家深知中國陶瓷的歷史價值。直至20世紀,中國陶藝家所生產的瓷器都代表著全球的最高工藝水平。英文中用于表示陶瓷的單詞即是“china”(又有“中國”的意思),也即為此水平的佐證。

然而在上個世紀,各種事件卻對中國的陶藝家們造成了諸多阻礙。20世紀上半葉的內戰,以及隨后而來的文化大革命均造成了廣泛的破壞。而最近幾十年,工業生產的崛起大幅削減了市場對擁有著精巧手藝與卓越技能的專家的需求。

然而,這種需求如今又開始回暖了。當代的設計師與藝術家們正“致力于使中國重回制瓷大國的地位”,陸斌——南京藝術大學的一位設計專業教授如是說。“他們正在努力找回傳統的根基。”


景德鎮位于中國東部的江西省。在這中國的陶瓷古都里,有一位24歲的制陶家——林逸心。她利用氣球來吹制易碎的瓷碗。林逸心說:“我想要創造出能夠讓人們想到自然,但又并不具體的東西。”她的作品看上去像是森林地面上的碎屑:知更鳥充滿皺褶的蛋殼碎片以及果皮。每一個碗都需要數天的時間制作。她一開始會將氣球浸入一層厚厚的泥漿中,泥漿凝固后會帶有一種皮革般的質地。然后她便用手為之塑型,并將空氣從氣球中釋出以做成褶皺的效果。








Sprout porcelain bowl, Rmb 500 ($80), yixinlin.com

這是種非傳統的工藝。正如中國許多其他的年輕陶藝家一樣,逸心將她現代的巧思與傳統元素結合在了一起。例如,在一些瓷碗的內部附有一層青釉。這是一種最初源自景德鎮的涂飾,因其如玉般的淺綠色澤而受人青睞。

當代的設計師與藝術家們正“致力于使中國重回制陶大國的地位”

常言道,景德鎮的瓷器“白如玉,薄如紙,明如鏡,聲如罄”。景德鎮周邊的土壤里富含高嶺土與瓷石,而鎮上的土窯在明清兩代間(1368-1911)都堪稱天下無雙。英文當中的“china”【陶瓷】一詞譯自“長安”,而這座城市的名字又是取自長江的諧音。(英文中“China“【中國】一詞的詞源則不同。)安田猛—— 一位陶藝家與學者,說:”你可以說景德鎮就是中國的特倫特河畔斯托克(特倫特河畔斯托克是英國的瓷都及其瓷文化中心),但景德鎮的規模可能要大上數百倍。

在毛澤東時期的中國(1949-1976),國家規定藝術必須服務于國家,因此,制陶業遭受了打擊。在幾十年間,景德鎮的師傅們粗制濫造出了眾多面色紅潤的農民小塑像以及毛澤東的隨身小件。隨著毛澤東的去世以及中國的改革開放,于1980年代,景德鎮因沒有及時進行可以滿足全球對于廉價家居品需求的工業化改造,而步向了衰敗。在景德鎮內擁有一個工廠的安田說:“景德鎮沒能興建起大型的工廠,但這也意味著許多身懷絕技的陶藝師傅留存了下來。”如今,這座城市仿佛一座巨大的作坊。它是陶藝家的仙境樂土——從塑模、上釉,到烤制,不論是哪一種制陶工藝,你都能在這里找到對應的專家。景德鎮正吸引著全中國的年輕藝術家。安田說,這個現象正如1960到1970年代源自歐洲的創意大爆發一樣。“某種奇怪而又非同尋常的能量正在散播開來,”他補充道。

Plum vase, Rmb 30,000 ($4,900), yinjiulong.com

殷九龍來自中國西南的成都,他是一位平面設計師。當他的朋友在2009年邀請他去景德鎮參觀的時候,他所見到的大部分作品都是照搬古代設計的復制品。“說道產品的質量,這些復制品可以與我們在拍賣會上所見到的古董真品媲美,”他說。“但是,我想我們為何不能創造出可以為現代人所用以及欣賞的作品呢?于是,我便開始思索可否使用當代的設計語言。”

殷九龍對中國的標志性青花瓷進行了研究。他棄用了瓷器上常見的鄉間景色、花朵以及鯉魚的圖案,而以平凡的圖案取而代之:波爾卡點,方塊,以及條紋。他改進了傳統梅花花瓶的線條,從而創造出了優雅的造型。然后,他將他的設計展示給了當地人。“他們可以畫出非常優美的花鳥圖,”他說。“但是我覺得他們并不喜歡我的創意。有的人甚至戲稱我為反動派(一種頑皮的調侃)。”在經歷了長達數月的努力后,殷九龍的花瓶完成了。他說:“我希望它們讓現代美學與傳統工藝融會貫通,并且能夠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發揮作用。”

spin陶瓷2014年在美國開設的店鋪

在上海市郊的一座工業園里,有一家名為“spin旋”的陶瓷公司。這家公司生產的是價格適中的陶藝品與粗陶器,并在上海、新加坡與紐約都設有店鋪。這家公司擁有一臺3D打印機以及九位設計師。過去幾季的產品包括:印有鬼臉的花瓶以及帶有絲帶造型的把手的盤子。設計師 Emma Gao 向我們解釋了是如何在一片瓷盤上畫出一幅日本山水圖的:通過在一角畫上一片土地,并在另一角的三點著筆,就能夠繪制出一片抽象的山脈與河景圖,這個山水盤也隨之擁有了屬于自己的作品名。一旦設計通過,它們就被送到景德鎮進行生產。雖然其產量相比于美國的“瓷器倉庫”的制品來講要少,但它卻是閃閃發光的;去年,“旋”的手工匠人們生產了25萬件產品。“旋 – 陶瓷”美國分部的管理伙伴 Clay Cuningham 說:“通過雇傭景德鎮的當地居民,我們復興了一個手工作坊式的產業。我希望向人們證明,哪怕是一個生產規模不大的公司,只要設計過人并且定價合理,也是能夠生存下去的。”






spin在宜興做紫砂產品


帶有中國特色美感和幽默感的設計




評論 Comments
若想評論此文章,請點擊登 錄
浙江20选5精准预测